肖清澜

全职
喻黄/双花/肖翔不拆/正副队联盟好好好
男神黄少小事情翔翔
文渣小透明一只人蠢弧长/跪求被投喂肖翔

【百日孙翔Day.30】忘川

灵感来自陈僖仪的《忘川》http://music.163.com/song/223297/?userid=340856735 ,微肖翔,肖翔多年前分手前提,刀子爱好者,文笔渣ooc预警。

孙翔是被一场噩梦惊醒的。

他梦到了那个人,准确来说是十年前的那个人。那个人逆着光现在几步开外,微微笑着,温和又疏离。孙翔想上前打个招呼,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转过身,一步步走远。

孙翔用了几分钟使自己完全清醒过来,愕然到过了这么多年竟还没有完全忘掉那个人,即使那个人三年前就已经结婚生子,到完全从他的世界消失。他站起身,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镜子里熟悉的人影依旧年轻,然而在他们电竞这行,能干到这个年纪的选手并不多,尤其是孙翔自己这种以手速见长的选手。

这是孙翔在轮回的最后一天了,一周前他以队长的身份带领轮回夺得了第十八赛季的冠军,同天在记者发布会上宣布退役;三天前完成队内的事务交接并在退役文件上签名。这些事都做完时候他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头天晚上饯别会上同队的小孩问他孙队你退役后要做什么,一堆人起哄还不是要找娶个媳妇快活快活。孙翔笑笑,不动声色的岔开了这个话题。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不懂人情世故只会玩荣耀的少年,周泽楷退役后他在江波涛的帮助下作为轮回队长也参加了许多发布会,慢慢也学会了如何与媒体周旋。

毕竟已经退役,也不用限制什么。孙翔在饯别会上喝了不少酒,晕晕乎乎的回到房间便睡了,哪知道竟然会梦到那个人。
“肖时钦,肖时钦......小事情...呵”默念着那个名字,他自嘲的笑了一声。他还记得到最后那个人都是一样温和,微笑的祝他开心,祝他找到可以相守一生的人。孙翔摇了摇头,试图把那些不该想的东西从脑海删除,回到房间开始做目前应该做的正事——收拾行李。


轮回对于孙翔自己来说,真的是不能再适合的地方。无论是以直觉为主的战斗风格还是轻松愉悦的同龄队友相处,都让他找到了真正的归属感。这不同于在越云的格格不入和在嘉世的貌合神离,而是如同拼图一般,孙翔这个人,就注定属于这里。

开始时候是基于这个想法,到后来当了队长长则是没有太多时间,孙翔平日里是没有整理宿舍这个概念的,大部分时候就是把没用的东西塞到柜子深处或者某个角落,让表面上看着差不多就可以了。这个习惯在平时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毕竟从他住进来的第一个月开始,就下定决心整个职业生涯都留在这里。然而在这种要离开的时候收拾便成为了一项浩大的工程。

这一周内,孙翔也断断续续的收拾好并且寄回家不少大件衣服之类的东西,如今剩下的,也就只剩下各种小东西和边边角角的检查。没有太多东西况且大部分还是要丢掉的垃圾,收拾起来十分顺利。不到两个小时,只差一个抽屉这项浩大的任务就要顺利完成,孙翔那点被噩梦干扰产生的不该有的心情也差不多烟消云散。

孙翔抹了一把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打开了最后一个抽屉。

这个抽屉里并没有太多的东西,一部旧手机,一个装在盒子里的拴着挂件的银色u盘,还有一个咖啡色的小盒子。都因为太久没有使用落了厚厚一层灰

孙翔想了几分钟便放弃了,因为他除了记得那个手机是大概十年前自己用过的外,其他两样根本一点印象都没有。

宿舍里的电脑几天前寄走了,u盘是看不了了。于是他拿出了那个小盒子,抖了抖上面的灰尘,打开盖子。


盒子里大半都被五颜六色用纸折的心和星星填满。还有两张没有使用过的去苏黎世的机票。
他记起来,这是他跟那个人分手前几个月的夏休期花了数天叠的,当时肖时钦已经退役里接近一年。社交圈子的变化跟当年异地并不一样,孙翔越来越不懂对方想了什么,而他也发现跟肖时钦谈起荣耀相关的时候对方是在敷衍,每次稍微多说一会就几乎要吵起来。为了补救,他买了去苏黎世,他们定情的地方的机票,还在网上学了叠纸心的方法。然而还没等他送出,对方就打电话约他出去,然后平静的说出了分手。

那个人具体说了什么孙翔如今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他只记得最后的时候那个人对他说对不起,带着如往日一样温和的表情。
而自己呢,自己是怎么做的?好像是把挂在脖子上的戒指摘下来2拍在桌子上然后怒气冲冲的离开?
没有质问,也不需要质问,他是如何的骄傲,即使为那个人改变了很多,但既然他要离开,自己也不需要挽留,太徒劳也没必要。

这么多年,孙翔知道自己并不善于读人心,然而他也是最知道,他的小事情是个什么样的人。
表面上温和,老好人,然而坚持自己的内心所想这一点,跟他自己如出一辙,坚定如匪石。

孙翔扣上盒子,放在一边,把剩下的东西放进行李箱,最后环视了一圈屋内,打电话叫了一辆出租车。在俱乐部同事和战队队友的目送下离开了轮回。
 

车走到江边时候,孙翔叫住了司机,下车准备把盒子丢到江里,就像三年前丢掉那些纪念品一样。此时江边的空地上正有一对新人在举行婚礼,新人们穿着西装,在亲朋的见证下宣誓,交换戒指,接吻。就如同他当年设想的一样。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肖翔】四时令-春

祝最喜欢的肖队生日快乐!!!从15年开始喜欢肖队也有好几年了。每年都想写点东西来庆生,然而文笔不好每次写完都自我嫌弃。今年终于写出一篇相对完整的文,ooc严重,满满的bug,仅供娱乐23333希望大家体谅。


事情的开始仅仅是因为一本日记。

那本来应该是平淡无奇的一天。至少在肖时钦发现自己错拿了孙翔的笔记本之前,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晚训结束后,肖时钦回到宿舍,习惯性的打开电脑和笔记本准备复盘。然而,打开笔记本的一瞬间他就被里面的内容吓了一跳,整页纸密密麻麻却不失公整的写满了自己的名字。

这种笔记本是嘉世的新款,封皮上一叶之秋和生灵灭并肩站着,因为还没正式投入生产,所以如今只有他跟孙翔手里有几本。前几天他的笔记本刚好用完,于是就随便拿了一本出来用,没想到不到一星期,居然就拿错了。

肖时钦本想立刻把笔记本还回去,然而有人在笔记本上写自己名字这件事终归会让他有些在意。他想看看上面写了什么,又觉得私自翻看别人的笔记不太好。

天人交战了许久,肖时钦还是忍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向后翻了几页。"好奇害死猫,这句话很有道理。"在翻开笔记之后,他由衷的感叹着。

肖时钦判定这本笔记是孙翔的日记,然而他又不能确定这是日记,因为每一篇每一页都写满了有关他自己的事情,他的生日,他的喜好和厌恶,他说过的话,写满了几乎半本笔记。每页的开头,本该写日期的地方却写着"这是喜欢上小事情的第x天"。而结尾都是"希望有一天小事情可以属于我"

肖时钦苦笑了一下,他每天心甘情愿的帮孙翔收拾烂摊子已经是件很难想象的事情,而发现孙翔喜欢他居然还有点窃喜,莫非自己真的有抖m的倾向?

话虽然是那么说,肖时钦还是决定先干点别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继复盘时候不由自主的盯着一叶之秋发呆,记笔记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孙翔那张看起来真的挺帅的脸,收拾东西时候手忙脚乱的把桌子上的东西碰到地上以后,肖时钦理清了最近一直徘徊在心里莫名的悸动,他是真的喜欢上孙翔了

既然发现孙翔喜欢自己,自己也挺喜欢他的。这样幸运的事情不做点什么简直对不起上天。肖时钦决定先下手为强,规划下如何对那个大孩子告白。然而作为一个恋爱技能点为零的宅男,他还真不知道如何告白,研究战术时候的智商在这一刻几乎回归到婴儿时代。肖时钦去百度上看了几篇告白的事例,不是读了一半觉得都快吐出来的,就是文艺隐晦到孙翔根本看不懂,而自己编的话又不止从何下手。
“为什么事情只要跟孙翔有关就会变得超级复杂呢?”肖时钦叹了口气,决定破罐子破摔,用最简单的方式直接说出来。于是他打开qq,在和孙翔的对话框里打出了简单的句子。

生灵灭  20:10:15
孙队,你在吗?

一叶之秋 20:10:20
小事情?怎么了,你有啥事?

不愧是手速出色的职业选手,对方回复的速度无比的快。

生灵灭  20:10:30
那个,和你说点事,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一叶知秋 20:10:35
小事情你失算了哈哈哈!今天是愚人节我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回可不能再说我蠢了!

肖时钦看了下手机主页,顿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自己居然忘了今天是愚人节,都怪孙翔的日记刺激性太强了。
难道..那本日记是愚人节的玩笑?肖时钦不禁产生了这样的念头。然而近来的日常却像电影片段一样不断在脑海中重复播放。那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那些若即若离的小动作,开心时候眼睛亮亮的叫他小事情,骄傲的独狼在自己面前仿佛变成了蠢萌撒娇的哈士奇,内心深处有个声音不断肯定着,这不是玩笑。

生灵灭 20:15:01
虽然今天是愚人节,但是我真的没有愚你啊。孙翔,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这句话发出去以后对方并没有回复,肖时钦内心有点忐忑。难道真的是自己想错了?那本日记真的是愚人节的玩笑?已经这样挑明以后孙翔会怎么看待他,他以后还怎么和孙翔相处。一个个问题不断的冒出来,闷闷的堵在胸口,肖时钦几乎有点呼吸困难。
“咚咚咚”
“小事情你在吗?”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我在,你等等我马上去开门”
肖时钦一面应着,一面走过去开门。

门刚打开了一条缝,孙翔就迫不及待的挤了进来。肖时钦本能的后退一步,孙翔顺势关上了门。

两个人面面相觑的对视了几秒,还是孙翔打破了沉默。
“小事情你真的喜欢我?”孙翔带着点不可思议的问。
“嗯,真的。”肖时钦点点头。到底是战术大师,从孙翔来找他那一刻他就知道,他的猜测没有错。
“你确认这真的不是愚人节的玩笑?”孙翔的眼神还是有点狐疑。
“真的不是啊”肖时钦在内心咆哮着,自己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才会不看日期就跑去告白啊,莫非是这半年天天跟孙翔待在一起思维也被同化了?
“我再问一遍,肖时钦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孙翔直勾勾的盯着肖时钦的眼睛用质问甚至可以说是逼问的语气问到。

称呼的变化和步步紧逼的语气让肖时钦明白对方已经开始认真了。肖时钦有点发怔的看着,他见过孙翔训练时的专注与认真,见过孙翔胜利时眼中的喜悦与骄傲,见过孙翔面对某些人的冷酷与不屑,也见过孙翔失落时眼中的不甘。那孩子的喜怒一向直白的写在脸上,出奇的让人好懂。但他从没见过孙翔这样,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眸子里包含的情绪复杂的可怕。尽管大部分还是带着怀疑与紧张,然而那种明晃晃的期待是无论如何都隐藏不住的。这份期待沉重的可怕,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怀疑自己是否配得上这份期待。

可是他知道,他不能退,也不想退。对方眼中的火焰太过热烈,他不敢想象那火焰熄灭是怎样的情形,更不想让那束火焰为别人燃起。

未等大脑做出最终决定,身体就先一步动了起来。肖时钦向前一步,捧住对方还略显稚气的的帅脸吻了下去。

孙翔楞了一下,但很快本能的回应了起来。他的回吻生涩却包含着强烈的侵略性,还带着破釜沉舟孤注一掷的勇气。恍然间,肖时钦仿佛看到了赛场上那个手持黑色战矛的战法,雷厉风行的踏破所有阻碍,勇往直前。
但到底还是新手,这场拉锯战的节奏很快重新被老练的机械师掌握在手中。几分钟后,察觉到孙翔气息有些不稳,肖时钦结束了这个略带血腥味的吻,饶有兴趣的观察起对方的反应来。

那半大孩子脸色微微泛红,眼角还挂着几滴生理性的泪水,眸子里却像星辰一样闪烁着明亮的光辉,配上那张精致的脸更是显得格外诱人。

“小.....小事情你真的是认真的?!”

“这下亲也亲过了孙队你可不能反悔了啊。”
肖时钦有心想逗逗那孩子。

“当然!既然你是我的人了以后翔哥我罩着你的!”对方的回答让肖时钦有点哭笑不得。
“还有别叫我孙队了,我都叫你小事情了你一天天总那么客气多不公平!”几个月以来的暗恋得到了回应,孙翔更加得寸进尺了起来。

“这个....我叫你什么?翔翔?阿翔?小翔....”
“停停停....太恶心了...我有点接受不了...”没等肖时钦说完,孙翔就制止了他。
“得了小事情你还是叫我全名吧。”

“嗯,好啊。”肖时钦点点头肯定了对方的建议顺带着举起手摸了摸对方的头。

“小事情我又不是狗你干嘛总摸我的头啊弄得我气势都没了啊...”话虽然这么说,孙翔并没有反抗,反倒是顺势把头埋进了对方的颈窝。

“哪怕是从腐朽的树上开出的鲜花,也自私想让它结出果实啊。”感受这肩膀上略有些沉重的压力和怀里那人炙热的体温,肖时钦无言的叹息着。“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还是尽力让这花开的更绚烂一些啊。”他微微摇了摇头,暗自下定了决心。

现在是春天,一切还有无限的可能。